河北治霾核心思路:強化產業結構調整 優化能源結構改造

  “霧霾讓河北省領導班子非常頭疼。為了治理霧霾,也付出了巨大代價。”河北省委常委、宣傳部長田向利說,河北省對霧霾治理,核心思路是“科學治霾、協同治霾、鐵腕治霾”。

  田向利是在“治霾·京津冀在行動”主題活動啟動儀式上作出了這一表述。她所說的“巨大代價”,其中包括財政投入。

  為了減少居民燃煤排放,河北省在推進“電代煤”和“氣代煤”,劃定了保定、廊坊環京18個縣為禁煤區,對105.4萬戶居民實施電代煤、氣代煤改造,僅這一項工程,河北省一級政府財政投入多達300億元,另外市、縣兩級財政投入預計也會達到70億元。目前,河北全省完成了31.87萬戶電代煤、氣代煤改造。

  “河北省治霾,要比北京和天津的任務重得多。”河北省委常委、副省長袁桐利在啟動儀式上講話時說。

  河北省的保定、廊坊與北京市相鄰,重污染天氣嚴重情況下也屬于污染傳輸通道城市,因此在重污染天氣應對上突出了與北京的應急聯動,對水泥、鑄造、鋼鐵等重點行業實施錯峰生產,并且執行嚴于北京的標準和措施,努力削峰降值。

  廊坊市的治霾舉措也尤為嚴厲,廊坊市委、市紀委分別牽頭駐縣督導和督查問責,對防治不力的領導干部實行“一票否決”,今年河北省要求廊坊繼續退出一家鋼鐵企業,到2020年,與張家口市一起,廊坊要實現“無鋼市”。

  由此,2016年廊坊市PM2.5平均濃度同比下降了22.4%,下降率在京津冀大氣污染傳輸通道城市里位列第一,退出了全國74個重點城市空氣質量后10位。

  產業結構和能源結構的調整,被認為是環境污染治理的治本之策,河北省優先選擇了“減法”,并為此提出了“6643”工程,其內涵是2013-2017年五年時間,壓減鋼鐵產能6000萬噸、煤炭消費4000萬噸、水泥產能6100萬噸、平板玻璃產能3600萬重量箱。

  人民網記者從河北省官方獲悉,去年,河北省調增了上述產能的壓減任務,全年共壓減煉鋼產能1624萬噸、煉鐵1761萬噸、煤炭1400萬噸,分別完成了國家下達任務的198%、170%、107%。

  2013-2016年,河北全省累計壓減煉鋼產能4438萬噸、煉鐵4376萬噸、水泥6517萬噸、平板玻璃5906萬重量箱。河北的裝備制造業增加值已經超過了鋼鐵工業成為第一大支柱產業,戰略新興產業增速超過了傳統產業,服務業對經濟增長的貢獻率超過了第二產業。

  直接受到嚴格監督的是河北省工業企業。河北組織開展了鋼鐵、水泥、電力、玻璃四大行業大氣污染治理,對563家“高架源”企業建立排放清單,對1058個監控點位實行在線監控,累計整治重污染企業10561家。

  河北省也強化了執法監管,在全國率先組建了省市縣三級共計600余人的環保警察隊伍,在省法院、省檢察院分別設立環保審判庭、生態環保監察處,并開展了一項“利劍斬污”專項行動,三年來累計查處環境違法企業13909家,抓捕犯罪嫌疑人3030人。

  “去除鋼鐵、煤炭、水泥等落后產能,可以提升地區經濟的發展效率。這些落后產能占據市場,依靠的不是技術領先,而是資源、環境的消耗,對一些優質產能企業競爭十分不公平。”中國環境科學研究院大氣環境首席科學家柴發合接受人民網記者采訪時說,“對這些競爭性行業而言,污染排放被限制,這是普遍適用的,之前一些企業產品價格低,是將成本外部化,也就是犧牲了環境,現在要求企業清潔排放,實際上是成本內部化,節能減排,創新技術形成競爭力。”

  河北省要求企業節能減排及對多個行業產能壓減,整體提升了當地的空氣質量。人民網記者從河北省環境應急與重污染天氣預警中心獲得的數據顯示,2016年,河北全省空氣質量達標天數平均為207天,占全年總天數的56.6%,較2015年增加了17天,較2013年增加了81天。2016年河北省平均重污染天數為33天,占全年總天數的9%,較2015年減少了3天,較2013年減少了47天。

  2016年,河北全省PM2.5平均濃度為70ug/m?,較2015年下降了9.1%,較2013年下降了35.2%,超過國家確定的到2017年下降25%的目標。特別是去年極端不利氣象條件下,全省PM2.5平均濃度同比下降了9.1%,完成了國家大氣污染防治強化措施確定的目標任務。

  環保部大氣環境管理司巡視員于飛介紹,大氣污染及霧霾治理,具有復雜性、長期性和艱巨性,尤其要意識到大氣污染和霧霾問題是一個歷史階段性問題,并非哪個國家、哪個地區所特有的環境問題,一個地區的發展階段,其產業結構、能源結構、人口密集程度、生活方式,以及自然氣象條件等因素疊加形成了污染問題,西方等發達國家也都經歷過這樣的歷史階段。

  “但凡從工業城市走過來的國家,都會經歷環境污染問題的陣痛。京津冀等華北地區是中國工業最為集中的地區,國土面積占全國1/10左右,卻消耗了全國1/3的煤炭,主要大氣污染物排放量占到全國污染物排放總量的三分之一,單位國土面積的排放強度,是全國平均水平4倍之多,人口密集程度也很突出。”于飛補充說,這些高污染、高耗能產業大量聚集,燃油燃煤集中排放,導致這些地區大氣污染物的排放量超過了環境總量,再加上冬季采暖排放和不利的氣象條件,加劇了排放構成的環境壓力,導致了重污染天氣頻發。長三角也有大氣污染問題,但是同時疊加起來的因素沒有京津冀地區這么突出,所以京津冀改善大氣環境質量壓力格外嚴峻。

  她也強調,既然大氣污染和霧霾是一定發展階段的產物,那么調整產業結構、能源結構、人口密集和生活方式等,都會牽扯到很復雜的社會因素。

  “所有人都要正視問題,正面應對,堅定解決大氣污染和霧霾問題的信心。”于飛說。

主机游戏排行